分类 万达娱乐 下的文章

国民党曝民进党当局上任后最大启示。(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原标题:只要颜色正确!国民党曝民进党当局上任后最大启示

中国台湾网3月11日讯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台北果菜市场近期连续休市引发菜价暴跌,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吴音宁饱受批评。日前网络疯传吴音宁被质询影片,吴被爆是用年薪250万(新台币,下同)聘来的,却不是专业人士,不会看财务报表,不知道公司总营收,只会说自己要学习。对此,国民党发言人洪孟楷直言,原来民进党当局上任后最大的启示就是,只要颜色正确,不管什么样的“二百五”都有能到年薪250万的机会。

据报道,去年国民党台北市议员徐世勋质询吴音宁的影片在网络疯传,影片中徐世勋问吴音宁是否能够看懂财务报表,以及如何领导北农?吴音宁都以“还在学习”作为回答,徐世勋当时就当着柯文哲的面质疑“用250万年薪聘用的总经理,是请他来学习的吗?”

对此,洪孟楷指出,过去民进党上任后磨刀霍霍剑指各个位置,就是要把“前朝”人马换成自己人,不问专业、只看颜色,所以看到派系角力、又看到不断羞辱原本的专业人士,北农也在争议下换成毫无农业经验的吴音宁。如今在没有天灾的情况下也让高丽菜(包菜)价暴跌,这种外行领导内行所产生悲剧结果就是农民受苦、全民买单。

“250万年薪是什么概念?”洪孟楷说,薪水不到三万元的社会新鲜人要不吃不喝六年十个月才能获得。他说,原来民进党当局上任后最大的启示就是,只要颜色正确,不管什么样的“二百五”都有能到年薪250万的机会!如此激励的故事,大家还不争先抢办民进党党证吗!“但人民已经无法再忍受,不把酬庸的二百五换掉、就等着人民来把你们淘汰!”(中国台湾网 李宁)

来源:中国台湾网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英国《每日邮报》6月7日报道,在沙特阿拉伯社交媒体播放的一则家庭泳池广告中,原本身穿泳装的女子被PS成一个玩具充气球。这一行为遭到社会各界的谴责,认为这是歧视女性的表现。

这则泳池广告原为美国Intex公司所设计,原版广告中的大人和小孩身穿泳装在泳池中嬉戏。然而,在沙特版的广告中,男子和孩子身上的泳衣却全部被PS成黑色T恤,而原本靠在泳池边的女子干脆了无踪影,变成了一只充气球。

据悉,这则广告出自沙特硬件零售商索科之手。在沙特阿拉伯,妇女受到伊斯兰教法的严格管制,该法律要求她们不得在公开场合露出自己的脸和身体。沙特女性还曾因性别隔离法而失去工作权利。

因此,当沙特在4月份被选举成为联合国妇女权利委员会成员国时引起了人权组织的极大不满。联合国监察组织负责人希尔•诺伊尔(Hillel Neuer)表示,沙特国家法律规定每位妇女必须有一名男性监护人来代表她做出所有关键性决定,同时还不允许妇女驾驶,因此选沙特来维护妇女权益就如同请纵火犯担任消防队长一样荒唐。

6月4日,27岁的人权卫士Loujain al-Hathloul因公开反对禁止妇女驾驶而被沙特当局拘留73天,并且不允许她同家人或律师见面。国际特赦组织要求沙特当局立刻释放Loujain,并指责他们这种“荒谬无理”的行为。(实习编译:武千茹 审稿:朱盈库)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29岁的北大女博士娄滔。

原标题: 母亲:将来我也这么做|对话

新京报快讯(记者王煜)“我走之后,头部可留给医学做研究。希望医学能早日攻克这个难题,让那些因为‘渐冻症’而饱受折磨的人,早日摆脱痛苦。”

这是北京大学历史系2015级博士生娄滔的一份口述。现年29岁的娄滔来自湖北恩施,2016年1月被查出患有运动神经元病。这种被称为“渐冻症”的疾病逐渐侵袭娄滔的肌肉,让她丧失自主活动能力。现在的娄滔,每日躺在病床上,已经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力。

今年上半年,娄滔将护士叫到床前,以口述的形式记录下遗愿:捐赠人体器官,“能捐的都捐了”。消息传出,感动网友。今日上午,娄滔的母亲汪艳梅告诉新京报记者,捐赠协议已经于10月9日签署,自己受女儿影响,将来也打算捐赠人体器官。

“女儿在我们那个地方很有名”

新京报:娄滔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汪艳梅:现在一点自主呼吸都没有,全身瘫痪肌肉萎缩,不能说话。饭也吃不下,都是在靠打营养针在维持。

新京报:治疗的费用怎么解决?

汪艳梅:大部分是网友的捐赠,两次募捐所得。另外还有一些是家里的积蓄。现在到武汉来还好一些,治疗费用是武汉市红十字会出的。

家里的情况是,现在就我一个人有工资,我爱人没有工作,经济还是很紧张。

新京报:孩子得病后,心理上一直难以接受?

汪艳梅:我的女儿,原本在我们那个地方都很有名的,人非常漂亮,讨人喜欢,还很勤劳。娄滔的奶奶是农村的,她在奶奶那里什么活都干,抱柴火,帮奶奶烤火。可以说,这样的孩子再养十个我都不累。现在孩子生病了,心理上一直觉得很难以接受。

“她想为社会做贡献”

新京报:现在器官捐赠的事宜到哪一步了?

汪艳梅:8号的时候,武汉这边负责器官捐赠的救护车把我们从恩施接到武汉的医院来,9号签了人体器官捐赠登记表。因为我们以前是在县里的医院住,不知道是不是条件比较差的原因,有一些指标没有达标,现在还要再住院观察,把炎症消到正常人的水平,才能进行下一步。

新京报:怎么看待娄滔捐赠器官的心愿?

汪艳梅:之前她还没有重度昏迷的时候,她说话,我们可以猜到百分之八九十,眼神上也能交流。

捐赠器官是娄滔自己的强烈要求,她不甘心,想要为社会做贡献,我能理解她。娄滔觉得自己书还没读出来,国家培养一个博士生不容易。得病后,社会上这么多好心人在帮我们筹款,孩子想回馈社会。

“孩子给我做了榜样”

新京报:娄滔的愿望,对你会有影响吗?

汪艳梅:受孩子影响很多,这几天,我跟负责捐献的人说,我将来也要把自己器官捐献出去,我随时可以登记。我就这样决定了,孩子已经给我作了榜样,我也要这么做。

新京报:关于未来有什么打算?

汪艳梅:我最大的心愿,当然还是孩子能活下来。但是现在看到她这么痛苦,治愈的几率又那么渺茫,也许遵从她的心愿才是对的。

将来我还是要回到学校,继续教书,这也是孩子的想法。

编辑:戴玉玺 艾峥 校对:陆爱英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